當前位置: 首頁 / 走進甘孜 / 甘孜旅游 / 民風民俗

康巴文化中心德格

中國甘孜門戶網站:www.cbtekz.live 2018年12月10日 來源:《甘孜日報》社 字體:【 【打印文本】 分享到:

如今的德格縣城全景。

德格縣原城區街道。

德格群眾民俗活動之舞動草原

德格牧民歡喜擠牛奶。

德格縣雀兒山隧道建成通車。

大美德格,風光旖旎,善地德格,盡顯“康巴之魅”。在古木、煙墨與酥油相雜的濃濃暗香中,一行又一行經文從斑駁的經版和泛黃的紙張之間躍然而出。300年來,忙碌的印經人將不朽的技藝一代代薪火相傳,更將佛陀的智慧一頁頁在世間傳揚,這就是素有“藏文化大百科全書”“雪山下文化寶庫”“刻版印刷活化石”之稱的德格印經院。

德格縣著力打造善地·康巴文化中心“博覽”之旅、善地·青藏高原最美湖泊群“養心”之旅、善地·格薩爾王故里“尋訪”之旅、善地·川藏第一險雀兒山“探險”之旅、善地·神奇南派藏醫藥“康養”之旅、善地·十八軍進藏紅色教育“體驗”之旅六大旅游品牌。領略康巴文化之魅,善地德格等你來。

一座城

康巴文化名城獨領風騷

“我來德格工作28年了,德格的變化恍若夢里,你看,縣城高樓林立,彩燈閃爍,城市的夜景多么漂亮。”夜幕下的德格,華燈璀璨,市民們愜意地走在大街上,眼前醉人的夜景,讓人們安享城市的夢幻之美。醉人的夜景讓德格縣政協文史委主任冉宏宇感慨連連。

1990年,冉宏宇從康定到德格足足走了三天。“剛到車站時,整個縣城全是泥巴路,連路燈也沒有,縣政府是4層樓,縣委是兩層木樓,其它的建筑都是低矮破舊的瓦房。”冉宏宇回憶說,他和3名同事擠在一套房子里,吃水要到很遠的地方去挑,滿街都是牦牛和野狗,臟亂差不言而喻,整個縣城沒有菜市場,沒有新鮮肉,只有凍肉賣,整個縣城只有一家叫北路餐館的,只能擺三張桌子。雖然有電燈,但連照明都保障不了,通常是電燈下面點蠟燭,那時候的家用電器就是電筒和電燈泡。在票證供應年代,微薄的工資買不到新鮮蔬菜和新鮮豬肉,找郵車從甘孜帶回兩毛錢一斤的白菜,就已經很不錯了。大家趁到康定出差的機會,相互帶萵筍、烤鴨回來改善伙食。下鄉的時候,挖野油菜、下河打魚,這樣的日子持續了幾年,1994年,縣上動員一個姓喬的老板殺豬賣,每天整個縣城才有一頭豬賣,能夠買到豬肉是一件比較幸運的事情,縣上每年還要給喬老板補貼5000元。縣城唯一的電影院也是夏天漏雨,冬天冷得沒有人敢進電影院。

“那時候,年輕人談戀愛結婚,需要等待單位分配住房。”冉宏宇望著眼前迷人的夜景感慨地說,德格發生變化是最近十來年的時間,我現在有一套90多平方米的“安心房”。縣城修建了休閑廣場、步游道。菜市場、超市開了好多家,當季或錯季節蔬菜水果在德格都能買到。

近年來,德格縣凸顯藏文化元素與建筑設施和外觀風貌的有機統一,著力在窗欞、屋檐、回廊、鵲卓等方面強調民族特色和絳紅色主基調,打造城市風貌,新造城市景觀,塑造鮮花縣城,建設流暢美麗河岸,新建8座橋梁,打通兩岸游道,形成環線;建設7個各具特色的文化主題廣場,力爭在形態上建成藏鄉風情魅力縣城、業態上建成全域旅游特色縣城、文態上建成圣潔康巴文化名城、生態上建成太陽河谷鮮花縣城的目標,結合德格縣康巴文化中心、格薩爾王故里、南派藏醫藥發祥地等文化特色元素,精準定位“康巴文化中心”的城市發展目標。

時光荏苒,光陰如梭。2017年,德格縣地方公共財政收入5544萬元,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5792元,農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9719元。投資3.26億元,全面推進26個退出貧困村基礎設施建設,完成通村硬化路238.3公里,1343戶貧困戶安全飲水得到鞏固提升;落實資金1.45億元,完成整村打造2011戶、危房改造830戶、無房新造555戶、避險遷造50戶、移民重造257戶,龔埡鄉雨拖村、白埡鄉尼珠村170戶816人實現整村易地搬遷。

“我們要讓五星紅旗一年四季飄揚在家家戶戶的屋頂上,要在感恩奮進中把雨托村建設成為村莊美麗、產業興旺、村民富裕、習慣健康、風氣良好的幸福新村、和諧新村和小康新村。”龔埡鄉雨托村村支書白瑪澤仁道出了117戶523名整村搬遷群眾的心聲。40年改革開放,德格群眾從游牧走向定居、從高山牧場搬進幸福新村,他們唱著《春天的故事》走進新時代。

一個人

生活從心酸到甜蜜

冬日的陽光穿過高高的雪山,照耀在雀兒山南麓山腳的大地上,讓人在這嚴寒中,仍能感受到一絲暖意。雖然雪堆覆蓋了大部分草場,但在德格縣柯洛洞鄉獨木嶺村的草場里,悠閑的牦牛們,仍能尋找到它們所需要的草食。11月29日一大早,村支書桑澤就轉悠著來到村里的牧業合作社,看著合作社的牛兒們一個個吃得正歡,桑澤很是欣慰,“明年,就能正式給社員們分紅了。”去年合作社剛成立時,效益還不明顯,但仍給村里29戶精準貧困戶104人,每人分了兩百元現金和一床毛毯。

“日子好著呢,現在啥都不缺,再過兩年,這些貧困戶一脫貧,全村就一起奔小康了。”2016年,獨木嶺村就已整體退出貧困村行列,而村里的大多數人,早已提前致富奔康,開起小轎車,住上了寬敞的新房。改革開放40年,從出門無路、吃飯無糧,到現在什么都不缺,作為獨木嶺村的帶頭人,桑澤的臉上,時刻都帶著幸福的笑容。

在桑澤的記憶中,40年來,生活從心酸到甜蜜,從艱辛到安逸,一路走來,一個詞就可以總結——滿足。

和甘孜藏區大部分地方一樣,獨木嶺村曾經也經歷了極度貧困。“上世紀70年代末80年代初的時候,村里窮,主食元根和青稞產量少,經常不夠吃。好在村子緊鄰國道317線,偶爾可以幫國道上的道班干些雜活,有些收入,勉強好些。”

雖然緊鄰國道317線,但獨木嶺村過去的交通,也談不上便利。“要去康定或成都的話,首先必須翻過海拔5050米的雀兒山。”桑澤說,以前去康定,順利的話,搭車要走兩天一夜,經常還因為山上堵車而返回。最讓桑澤痛心的記憶,是有幾次村里有人生病,找車準備送康定就醫,因為大雪封山,還沒翻過山頭,病人就因為氣候和海拔原因過世了。

2017年9月,總長7079米的雀兒山隧道正式通車,讓跨越兩千多米海拔高差開三四個小時車才能翻山的經歷,徹底成為歷史。“雀兒山隧道的通車,對我們來說,不僅僅是方便了交通,更是打通了一條生命線。”桑澤說,“現在從村里到成都,早上出發,晚上就能到,再也不用擔心翻山時遇到大雪或堵車了。”

如今,不僅是國道便利了。公路,甚至通到了家家戶戶門口。交通,從以前靠馬出行,變成了現在車來車往。桑澤家的交通工具,也一步步升級,從馬換成摩托,再到現在的越野車,越來越上檔次。去年,桑澤因為肺炎去成都看病,就是自己開著車去的。

說到看病,桑澤又侃侃而談,“2007年開始村里就開設了專門的醫務室,有專門的醫生坐診,感冒發炎之類的小病在村里就能看,基本做到了小病不出村,醫保全覆蓋。去年我患肺炎在成都住半個月院,花費近萬元,自己只出了1400元,其余全由醫保報銷。”

言語間,已到了午飯時間,桑澤簡單收拾一下,準備去村上的小學接孫兒放學。“上世紀80年代村上只有幾個小孩讀書,如今只要到了讀書年齡,都要上學。現在光村上的小學,就有108個學生。”

接孫兒的路上,路過村里正在打造的牧俗文化風情體驗園。在面積2000多平方米的牧俗風情文化博覽區,展現牦牛文化、駿馬文化、牧俗文化的建筑已見雛形,由牧民老屋改造的民宿客棧也已裝修好了。“明年春天,這里將開門營業。以后,村民們也可以吃上旅游飯了。”對于未來,桑澤和獨木嶺村,有著更加幸福和甜蜜的希望。

一段記憶

學生從不愿讀到主動讀

11月30日,當德格縣城關第二完小校長大啟布專門到六年級一班教室來告訴澤仁去批,他將作為學生代表之一,去成都高新區新光小學交流時,澤仁去批高興極了。此刻的二完小,朗朗的讀書聲傳遍校園,其中有藏文、有漢文、還有英語。寬敞明亮的科教室、音樂室、圖書室里,同學們或專心地做科學實驗,或跟著老師歡快地彈奏電子琴,或安靜地在知識的海洋里遨游。

澤仁去批家住卡松渡鄉印多村,從村里到位于縣城的學校,需要三個多小時。和大多數從村里來的同學一樣,澤仁去批選擇了住校。在這里讀書,不僅不用交學費,連吃住都是全免費,學校不時還會發些文具和衣服。“爸爸媽媽沒有讀過書,他們希望我好好讀書,將來才有好的出路。”從小就受到家長鼓勵的澤仁去批很爭氣,成績一直排在學校同年級前幾名,“我的目標是明年考上州里最好的康定中學,將來還要去外地讀書,考大學。”

“現在的孩子比我們幸福多了。”今年54歲的大啟布回憶說,“我是上世紀70年代末讀的小學,那時候學校環境很差。泥墻木頂的教室千瘡百孔,經常漏風,一到冬天同學們被凍得瑟瑟發抖。”大啟布說,讀書環境的惡劣,更堅定了自己立志當老師的意愿,1984年,大啟布參加工作,就在德格縣所巴鄉小學教語文。

德格地廣人稀,平均每平方公里約5人,給辦學帶來了很大困難。加之縣內一半以上區鄉為高寒牧區,牧民們一年四季隨季節搬遷放牧,因而學生流動量較大,區鄉小學教育發展緩慢。“很多孩子不愿意讀書,入學率很低。每到開學前夕,老師們和鄉干部都要到村寨和牧場,動員家長送子女入學。”大啟布回憶說。

現任德格縣委宣傳部副部長的張學良參加工作后,第一份工作也是當老師,對于勸學生入學的回憶同樣印象深刻。“不僅要勸放牧的學生回校讀書,每年蟲草和藥材季,學生都忙著上山去挖蟲草和藥材,補貼家用,基本都不到校讀書。這時老師們就只有陪著學生上山,組織學生抽空教學。

從上世紀80年代開始,德格縣開始加大了對教育的投入。1988年,全縣投入教育經費超過90萬元,占當年全縣財政支出的12.5%,此后逐年遞增。全縣無論是教室、宿舍等教育設施的硬件,還是課程設置、師資力量配置等軟件,都逐漸得到極大完善和提升。到2018年,全縣已發展義務教育階段學校39所,在校學生11991人,適齡兒童入學率達到百分之百。

“2003年我們學校只有127個學生,今年已經達到了550個。原來的教室不夠用了,我們把縣委黨校的一棟樓房轉接過來,納入學校統一規劃成教室。”說起現在全縣基礎教育的發展,大啟布相當自豪,“從不愿讀到現在主動想讀,孩子們這種教育觀念的轉變,就是改革開放的成功表現。”

德格縣教體局副局長羅興德介紹說,如今德格縣全力突出辦學特色,素質教育也取得豐碩成果。按照“智勇勤善、樹德立格”的校園文化建設思路,積極打造“一片區一主題”“一校一品”辦學特色,大批學校形成了有主題、有特色、有載體支撐的校園文化。城關一完小的書法班、城關二完小的膳食文化體驗中心、縣中學的百人說唱和百人書法班、八幫小學的格薩爾演藝班、玉隆小學的康巴德格舞蹈等,深得學生青睞和家長好評。縣城關二完小被評為全州寄宿制標準化管理學校,龔埡片區寄宿制學校被評為四川省民族團結進步示范學校,馬尼片區寄宿制學校被評為四川省足球特色學校。

附件>>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相關信息

浙江体彩6+1历史开奖结果 北单比分过关技巧 台湾人怎么赚钱 江西快3 闲来广东麻将v1.5.0 德州麻将游戏 91千炮捕鱼达人 网上真人麻将平台 小庙可以万佛墙能赚钱 足彩比分直播即时比分直播 辛运28 做烤蛋糕之类的赚钱吗 因特娱乐游戏 csgo运营商怎么赚钱 快乐扑克 网上开赌场的能赚钱吗 福建36选7